藏格控股陷入220億債務泥潭 實控人肖永明遭調查

2019-06-28 20:45:34來源:鳳凰財經作者:小思

  改革開放以來,中國誕生了無數富豪,肖永明便是其中之一。最近一年,他還以260億元財富成為青海首富。

  “家里有礦啊!”流行了好多年,肖永明就是憑借著礦產發家致富,還曾花三億元買私人飛機。最近他旗下控制的上市公司股價大幅波動,還被曝陷入220億元的債務泥潭。

  格爾木,青海西部一個小縣城,面積超過北京的5倍。

  這個小城卻有著全國最大的鉀肥產業,還誕生了兩家A股上市公司*ST鹽湖(000792.SZ)和藏格控股(000408.SZ),分別由青海國資委和肖永明實際控制。

  2004年以前,格爾木市鹽湖以青藏鐵路為界,路西屬于省屬國企鹽湖集團,路東屬于格爾木市地方企業。2000年,青海昆侖礦業有限責任公司成立(以下簡稱“昆侖礦業”),目的是整合鹽湖青藏鐵路以東的資源。這樣的背景下,在當地有“資源”的肖永明開始了他的致富人生。

  從小鎮青年到開直升機回家

  成都以東140多公里,有一個叫石羊的小鎮坐落在丘陵深處,這里屬于資陽市安岳縣。1964年,肖永明便出生在這里。

  肖永明的父親肖方林雖然沒讀過書,但當過生產隊長還常跑合同、給村上拉肥料。改革開放后,肖方林做過風箱、算盤、麻繩,還成立了永鴻塑料廠。

  1981年,17歲的肖永明開始在父親的永鴻塑料廠任副廠長,開始幫父親打理生意。肖家有五個孩子,肖永明是老大。1996年,經過多年的歷練,肖永明決定到青海另干一番事業,于是他來到青海格爾木與人合伙開了“小小酒家”,干起了餐飲

  通過肖永明的經營,小小酒家迅速超過了當地最大飯店鳳凰酒家,成為了格爾木餐飲界的一哥。據《華西都市報》報道:“上世紀90年代,凡是來過格爾木的人,沒有不知道小小酒家的”。這應該算是肖永明賺到的人生第一桶金。

  兩年后,肖永明開始涉足鉀肥生意,起初只是倒賣鉀肥,最后干脆承包了鉀肥廠,直至買下了整座工廠。90年代后期,隨著中國制造業的崛起,格爾木正好依仗察爾汗鹽湖的豐富鉀鹽資源,開始了鉀肥產業的發展。

  2002年,肖永明成立了格爾木藏格鉀肥有限公司(如今上市公司藏格控股業務主體,以下簡稱“藏格鉀肥”),通過他多年積累的資源正式開始了鉀肥行業暴富之路。

  10年后,當地媒體一篇《四川富豪誰買走了私人飛機?》一文讓肖永明開始進入大眾視野。據報道,一位肖姓富商買了一架達索獵鷹7X,這架私人飛機報價4530萬美元(約3億人民幣)左右。

  2016年,經過不斷資產騰挪藏格控股借殼金源谷完成上市上市后,肖永明的身價暴增,當年胡潤百富榜肖永明以265億元財富,排名上升幾百名來到了第64位。

  一年后,“國慶高速太堵?資陽男子直接開直升機回家”的照片紅遍網絡。而直升機的主人,就是藏格控股實控人四川富豪肖永明。

  那么,肖永明如何將原本屬于國有控制的鉀肥資源變成私營實現暴富的?

  “鉀肥大佬”的生意經

  肖永明和林吉芳于2002年11月13日出資組建格爾木藏格鉀肥有限公司,注冊資本為人民幣1689萬元,其中肖永明持股90%,林吉芳持股10%。

  當時,我國的鉀鹽資源主要分布在青海察爾汗鹽湖和新疆羅布泊鹽湖,察爾汗鹽湖就位于格爾木。而肖永明和林吉芳夫婦抓住青藏鐵路以東地方企業整合的時機,于2004年,成功出資100萬入股昆侖礦業,持股比例為1.25%。

  雖然持股比例較低,但是一切才剛剛開始。

  據悉,格爾木兩大鉀肥企業,在肖永明夫婦入股前均為國企。

  據《新京報》調查報道,2005年9月5日,位于青海格爾木察爾汗的藍天鉀肥廠整體產權通過公開競投方式轉讓,成交價8050萬元,接盤方便是藏格鉀肥。

  經過一系列收購和增資,此時藏格鉀肥在昆侖礦業的持股比例已增至15%,成為第二大股東,但與昆侖礦業第一大股東青海瀚海集團(由格爾木鉀鎂廠改制而來)的持股比例46.7%還無法相提并論。

  2007年8月,昆侖礦業股東會通過決議,一致同意藏格鉀肥、格爾木慶豐鉀肥作為收購方。而作為鐵路以西的青海省大型國企,又是同行業老大的鹽湖集團,卻沒有參與這一輪整合。

  肖永明則有著金融機構的支持,于2009年3月6日,青海瀚海集團近86%的股權以3.8億元轉讓給了藏格鉀肥。

  通過收購國有企業瀚海集團,藏格鉀肥很快便躍居鉀肥行業老二的位置,成為名副其實的民營“鉀肥大佬”。

  不僅如此,在資源整合中崛起的肖永明,淋漓盡致地展現出了出眾的資源和人脈。2013年前后,藏格鉀肥還吸收了數家實力資本機構入股。2014年年底,藏格鉀肥沖刺上市,整體預估值達到90億元。

  2015年后,肖永明的生意在達到高潮后,也仿佛開始“下墜”......

  陷入債務泥潭

  藏格控股成功借殼上市后,肖永明坐直升機回家的照片紅遍網絡,而此時肖永明的公司似乎卻正在陷入債務泥潭。

  今年4月底,藏格控股公布2018年年報。年報顯示2018年藏格控股實現營收32.74億元,同比增長3.19%;實現歸母凈利潤12.99億元,同比增長6.98%。而這樣一份業績亮眼的年報卻被審計機構出具了非標準審計意見,稱上市公司內部控制存在重大缺陷。

  后經藏格控股自查,2018年控股股東藏格集團及關聯方非經營性占用上市公司資金22億元,期間雖然歸還5000余萬元,卻仍有21.5億元沒有歸還。

  與此同時,藏格控股還公告稱,因藏格集團與興業國際信托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興業國際信托”)借款糾紛,導致藏格集團持有的部分上市公司股份福建省高級人民法院司法凍結。截止目前,藏格集團尚欠興業國際信托1.66億元(本金)借款沒有歸還。

  藏格集團的真實債務體量究竟有多大?

  公開信息顯示,截至2019年3月底,由肖永明及其家族控制的藏格集團、四川省永鴻實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永鴻實業”,藏格控股第二大股東)總負債分別為193億元、28億元。這意味著,肖永明家族承擔的債務就達到了221億元,一年內到期債務更高達90億元。

  而藏格集團整體負債率為67%,永鴻實業整體資產負債率為60%。根據公告,未來一年內,藏格集團到期債務共計62億元;同時,永鴻實業未來一年內到期債務28億元。

  6月20日,中國證監會決定對藏格控股進行立案調查,原因是涉嫌信息披露違規。對此,野馬財經聯系到了藏格控股證券部,對方稱有會議要開,沒有給予回應。將問題發到對方郵箱后,截止發稿仍未收到對方回復。

  肖永明會否因藏格控股遭立案調查而倒下第一張多米諾骨牌?你怎么看,歡迎在評論區留言。

快速索引:

极速快乐十分走势图表